• <meter id="jhwfv"></meter>
  • <code id="jhwfv"><u id="jhwfv"></u></code>
      <acronym id="jhwfv"><legend id="jhwfv"><thead id="jhwfv"></thead></legend></acronym>
    1. 首創證券

      今日研究

      今日熱點

      證監會副主席:不允許行政干預股指 最大限度實現公平交易

      信息來源: 澎湃新聞   時間: 2019-05-25

        5月25日上午,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副主席閻慶民出席"2019清華五道口全球金融論壇",并發表主旨演講。
        對金融監管工作,閻慶民表示,監管層需要優化交易監管制度,不允許行政干預股指,最大限度實現投資者的公平交易。
        對金融機構,閻慶民呼吁,應從更好為實體經濟服務的原則出發,針對實體企業堵點、痛點、難點開"藥方",下大力氣提升服務質量。
        對實體經濟,閻慶民指出,實體企業參與衍生品市場遠低于國際平均水平,也與我國生產、貿易、進出口等經濟活動的巨大體量不相匹配。
        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副主席、黨委委員閻慶民出席"2019清華五道口全球金融論壇",并發表主旨演講。 微信公眾號@清華五道口金融學院圖
        澎湃新聞記者梳理出閻慶民講話的十大要點,如下所示。
        第一,監管就像騎自行車。
        閻慶民表示,促進金融監管提質增效是推進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重要保障。金融監管是維護市場安全穩定的基礎。
        首先是要增強金融監管的一致性。金融監管水平與實體經濟和金融市場發展程度相適應,既不能因為監管能力不足導致實體經濟發展受阻,反過來講也不能監管過于超前而制約了金融要素供給。
        閻慶民說:"我們形容監管就像騎自行車,你得把平衡掌握好。我們也在反思,十年前的金融危機,對照中國怎么看?我們的金融改革是不是快于國有企業的改革了?或者有些是因為我們監管的能力不能適應,也會影響了企業的實體經濟在改革當中對金融提出的融資需求、服務需求。"
        第二,金融監管政策要有連續性和穩定性。
        閻慶民提出,要增強金融監管的協同性。主要是在分業監管前提下,如何在金融委的領導支持下,協調聯動,形成監管合力。同時,應增強金融監管的有效性。
        閻慶民表示,當前我國經濟環境、外部因素多變,監管機構目標多重,政策有效性降低。金融監管政策要有連續性和穩定性,形成穩定預期,有效增強市場信心。
        第三,不允許行政干預股指,最大限度實現投資者的公平交易。
        閻慶民站在資本市場監管者的角度,給監管工作提出了七方面要求。
        首先,要加快提高上市公司質量的步伐,完善發行、上市、退市、交易、并購重組等一系列規則;其次,壓實中介機構的責任;第三,優化交易監管制度,不允許行政干預股指,最大限度實現投資者的公平交易;第四,強化交易全程監管,督促上市公司準確、完整、及時披露信息;第五,提升違法違規成本,加快推進《證券法》等法律法規修訂,實現持續監管和精準監管。第六,構建多渠道提高投資者教育和保護的陣地;第七,進一步推動債券市場統一監管,形成統一的債券市場(國債、金融債、公司債、企業債、中期短期融資券等)。
        第四,要逐步改變我國當前"貨幣多、資本少"的金融結構。
        閻慶民表示,優化金融市場體系機構是推進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重點任務。要解決金融發展中的突出矛盾和結構性問題,重點任務就是要調整優惠金融市場體系結構。
        其一就要逐步改變我國"貨幣多、資金少"的金融結構。
        閻慶民介紹,根據數據分析,我國的貨幣化率基本上是美國、英國的三倍左右,而同期資本化率約為美國、英國的1/3。可見我國面臨貨幣多,資本少的實際問題。這也是調整優化金融市場體系結構所要做的第一項工作。
        第四,要下大力氣補短版,大力發展資本市場。
        閻慶民稱,要打造一個規范、透明、開放、有活力、有韌性的資本市場,顯著提高直接融資特別是股權融資比重,更好提升金融供給效率。
        第五,我國債券市場還沒有實現真正的統一。
        閻慶民在講話中表示,要努力化解影響我國金融市場穩定發展的制約因素。現在各種債券還是分割的、碎片化的,怎么來建立一個統一的債券市場,還有很多工作要做。
        第六,加快金融機構改革是推進金融工作改革的重要抓手。
        閻慶民給出了三個發展的方向,首先要大力發展普惠性金融,增加中小金融機構的數量和業務的比重。二是大力發展政策性金融,大量的基礎設施投資發展的還不夠,這是當前深化學習要做的工作。三是大力發展新金融,可以為科技型企業幫助解決資本困難。
        第七,要注重提高金融產品和金融服務的質量與可獲得性。
        閻慶民指出,提高金融產品的質量和可獲得性是推進金融供給側改革的重要內容。金融要素的供給最終要以金融產品為載體才能實現,要注重提高金融產品和金融服務的質量與可獲得性。
        這是監管層少有的公開針對金融產品作出指導。
        閻慶民稱,一是提高金融產品的適應性,二是要增強金融產品的靈活性,三是要提高金融產品的復合性,四是豐富金融產品的避險性。
        第八,金融機構設計產品時忽略了中小企業。
        閻慶民指出,目前,金融機構在設計金融產品時,出于利潤和安全等因素考慮,更傾向于大型企業、國有企業,忽略了我國實體經濟是以中小企業為主體的經濟結構。
        例如,銀行信貸部門在考評客戶信用風險時,更關注擔保物價值,對現金流、凈利潤等第一還款能力重視不足,這使得輕資產多、重資產少的創新、創業、成長型中小企業較難獲得足夠貸款資金支持。金融機構應從更好為實體經濟服務的原則,針對實體企業堵點、痛點、難點開"藥方",下大力氣提升服務質量。
        第九,金融產品過于單一化。
        為何要提高金融產品的復合性?閻慶民在講話中表示,實體企業的金融需求受所在行業、規模、發展階段等不同而千差萬別。金融產品過于"單一化"、"同質化"增加了企業的搜尋成本負擔,金融機構可考慮研發復合型產品,全方位、多角度匹配企業需求。
        例如,在服務科創企業作為特定對象時,僅有銀行或僅有證券公司服務能力均有限,銀行資金實力雄厚,但側重于服務傳統行業,證券公司估值定價能力強,但服務規模有限。
        因此,可考慮采用"投資先行、投貸聯動"的符合金融產品服務模式,由風險投資基金、私募股權基金、證券公司先行進入,實現價值判斷;貸款機構隨后參與,支持企業成長,切實解決企業后顧之憂,使其能夠專注主頁、做大做強。
        第十,實體企業參與衍生品市場遠低于國際水平。
        閻慶民稱,要豐富金融產品的避險性。實體經濟對金融的需求不僅是融資,還要考慮怎么避免市場風險、信用風險、利率風險等。
        我國實體企業參與衍生品市場遠低于國際平均水平,也與我國生產、貿易、進出口等經濟活動的巨大體量不相匹配。
        當前,我國深入融入全球分工,直接面對全球競爭,如果沒有充足、有效的避險性金融工具保駕護航,實體企業將面臨巨大的市場風險。要深入了解實體經濟需求,以更具前瞻性、創新性的理念,設計和提供更多避險工具,幫助企業建立健全風險管理機制,提升整個經濟社會抗風險能力。

      工商備案 可信網站 公安備案

      Copyright ? 2001-2007 sczq.com.cn, All Rights Reserved.
      版權所有 (c) 2002年1月 首創證券有限責任公司 京ICP備14031601號

      色姑娘棕色姑娘综合站